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
    业务领域
  • 历史记录
  • 历史记录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业务领域 >

    那就是思考科学和迷信之间只有一线之隔

    时间:2017-10-14 20:15/点击: 来源:www.szjblsz.cn

    首先,我要阐明本文的中心思想。
      
      从小作文的时候,语文老师就谆谆教导我们,写作文需要有一个明确的中心思想。那时候,我对这句话不以为意,其实,在很久以来,我都对这句话
     
    不以为意。我坚持自由散漫的行文风格,心之所向,笔之所至,天马行空。以至于在很多时候,写完了一篇文字,突然发现忘了自己最初想要表达的到底
     
    是什么意思。很可悲。
      
      但是今天,我终于有所觉悟,想要阐明这篇文字的中心思想。因为这篇文字有一个题目叫做《科学和迷信》,一个貌似很深邃的主题。更加上,这只
     
    是一篇补记,在前面我还用同样的题目写过一篇。悲哀的是,写完了才发现,心里有好多话,居然没能说出来。所以,我需要有一个中心思想,或者是一
     
    个提纲,以便规范我的语言,不要离题太远。
      
      好了,絮絮叨叨太多了,下面直接进入主题。我的这篇文字的中心思想是——所谓迷信,就是过分相信,以至于迷失了自己。
      
     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,我承认我很睿智,不过,还没有无聊到为了那个叫迷信的东西,来独辟蹊径下一个定义。下这个定义的,是台湾一个叫曾仕强的
     
    教授。我也是偶然间听见这句话,觉得顺耳,然后就记在心里。
      
      我没有查过词典,不知道在正规的典籍里是如何给迷信定义的。不屑于去查。既然曾仕强的定义已经够正确了,又何必要瞻前顾后,让自己犹豫不决
     
    呢?
      
      因为过度相信,而迷失了自我的就叫迷信。那么,科学是什么?如果我们全身心的相信科学,对其他的都不理不睬,是不是也是一种迷信?
      
      科学是什么?我不想给它定义。如果曾仕强有时间的话,还是交给他吧。我只想说,如果你过分相信一件事,哪怕他的名字叫科学,一旦失去了动脑
     
    子的能力,那么就变成了迷信。
      
      这个说法有点有趣,科学和迷信本来是相对立的一对,一直以来都是针锋麦芒势不两立的,突然间居然就并肩站在一起。但是,不用不可思议。这个
     
    世界没有什么是绝对的,没有绝对的科学,也没有绝对的迷信。不信,就看看我们的老祖宗留下来的阴阳太极。那一白一黑的两条鱼,黑白分明,截然对
     
    立,却偏偏又要那样首尾相继的缠绕在一起。盛极则衰,否极泰来。我们的老祖宗是睿智的,我们需要学会欣赏这种睿智,就像欣赏我的睿智一样。
      
      科学和迷信,就像是太极图里的两条鱼,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密不可分的。既然是同处于太极图中,你如何知道自己是黑是白?你就是科学,他
     
    就是迷信?
      
      大多数迷信,最初的时候,都是以科学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。地心说是,天圆地方的观点是,“率土之滨莫非王土,普天之下莫非王臣”的说教也
     
    是……这些观点,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被人们看作是亘古不变的真理(原谅我不懂得科学的定义,所以,总觉得真理就是一种科学)。到了最后却发现,
     
    不过是一个愚不可及的笑话。当然,很多时候我会隐隐觉得,这些误会,未必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。就像我们的历史课本一样,人为的斧凿
     
    痕迹太重。操纵这些斧凿的人,未必不会操纵我们的思想意识。这种现象以前存在过,如今还存在,而且我可以断言,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消失
     
      
      有些科学,也未必不会在某段时期里,被人们深度的当成迷信来诋毁。在这里,我还是要拿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阴阳太极图做例证。在中国的某段时
     
    期,阴阳太极不是被当成了迷信的典范吗?可是,后来的事实一再证明,那一黑一白的两条鱼,真理得不能再真理。所以,我们不能无端的判定什么就是
     
    迷信,即使耳边这样的说教大声到震耳欲聋。总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抹杀真理,如果你相信他,而丢掉自己的脑子。那么,你迷信了。
      
      有时候,我会想,人为什么会迷信?答案是,这个人忘记了动脑子。可是,他为什么会不动脑子呢?这样的情况要分成三种来考虑:第一,这个人本
     
    来就没脑子,这种人太多,而且无药可救,可以出局了;第二,这个人懒得动脑子,这种人也很多,我却不想挽救他,懒惰是不值得同情的;第三,这个
     
    人在强大的他人意识面前,失去了自主思考的能力,这就是迷信的人,悲哀的人。
      
      对于第三种人,我觉得他应该读一读老子的《道德经》,特别是其中“绝圣弃贤”这一句。也许有人会问,《道德经》五千言,字字珠玑,句句经典
     
    ,为什么我单单要提到这一句?而且是被很多人诟病,质疑最多的这一句?这个世界上好的医药验方有无数剂,可是真正能治病的只有一剂。
      
      老子是个不迷信的人,而且他敏感的觉察到迷信将会如何产生,所以,他说“绝圣弃贤”。他说,这个世界不需要圣贤这些华而不实的家伙,因为他
     
    们太高大了,所以后人们会一直生活在他们的阴影里,然后,就迷失掉自己。这其中的杰出代表,就是一个叫孔子的家伙。孔老二很伟大,他很圣贤,然
     
    后,中国的历史封建了几千年,而且,至今这种封建依旧在我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,束缚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。我曾经尝试过,跳出他的思想桎梏去思考
     
    问题,立即就发现天地都变得开阔无比。可是,这种开阔持续的并不长久,因为习惯的思维方式,很容易就把我拉回来。那时候,如果有人问我,中国的
     
    古人有哪一个最该死,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“孔子”。
      
      当然,我知道这些并不能怪孔子,要怪就怪那些别有用心把他圣贤化的人。或者,别有用心把孔子圣贤化的人也并不应该被责难,要责难就责难我们
     
    这些明明世界已经变化,却依然在传统思想中睡懒床不知道觉悟的人。我们相信,最初时候的孔子并不是这个样子,最起码在他最开始被圣贤化的时候,
     
    他的思想应该是先进的,或者是科学的。
      
      一本《论语》至今还摆在我们面前,大家都随时可以翻开来读他,但是,不要看注释。我读任何典籍都不看注释,因为所有的注释都是后人对于典籍
     
    的臆测,要不然就是有人在别有用心地把自己的意识强加进去。让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思想来读《论语》——如果你还有自己的思想的话。让我们闭上眼睛
     
    来和两千年前那个四处奔波可怜的家伙进行对话,你就会发现,孔子的身不由己,他并不想做圣贤,他只是想要在春秋战国那个特定的时期做一些自己以
     
    为有意义的事情。毫无疑问,他是睿智的,他的思想言行在那个时期是最科学最进步的。但是,他不知道历史的滚滚巨轮会如何走向,他不知道在几百年
     
    后有个叫董仲舒的家伙无耻的把他出卖了。然后,又有一大批疯子把他和自己的车轮捆绑在一起。这时候,孔子早已经死了,尸体都腐朽了,毛发无存了
    那就是思考科学和迷信之间只有一线之隔
    。他不能抗议,他不能说,我的想法只是在我的时代里合适,对于你们的时代未必有用。虽然,他很想抗议,很想解释。于是,他的思想从推动历史巨轮
     
    前进的动力,变成了束缚历史巨轮前进的桎梏。这种变化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,从科学到迷信的变化也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。只有站在历史两端的某些清
     
    醒的人类,才会惊异的发现,科学和迷信原来拥有同一个躯体。
      
      科学为什么会变成迷信?因为历史是在不断进步的,科学也会随之不断发生转变。但是,圣贤的思想已经产生,一成不变,膜拜圣贤的后人们却忘记
     
    了思考,迷失了自己。那么,我们真的需要绝圣弃贤吗?可以的话,当然很好,不过最好的办法,是把自己的脑子找回来。或者,,属于有脑子的人的思考。
      
      记住,没有自己的脑子,再多的思考也是无益,也是迷信的。不要以为我不是在说你,我所针对的人未必不是你。
      
      最后,我发现虽然在一开始我就阐明了自己的中心思想,可是过于随意的笔锋还是让我不经意间遗漏了很多。其中,最不可容忍的,是关于那句“真
     
    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”的话。
      
      是的,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科学也是如此(由于概念混乱的缘故,我在很多时候总是习惯于把科学和真理混为一谈,请原谅)。
      
      纵观历史,我们会发现,科学(真理)总是被少数人发现,掌握,并渐渐传播开的。而且,在这其中有大部分的科学(真理)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会被
     
    愚昧的人们看成是异端,大肆打压,灭杀。然而,星星之火最终没有熄灭,而是以燎原之势发展下去。这就是科学(真理)的魅力,吸引无数人为之前仆
     
    后继的魅力。
      
     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这句话看起来很有道理。不过,在今天,在文明,在自由民主高度发达的今天,民主抉择已经成为一个很时尚的制度。
     
    很多至关重要的选择,或者判断,根据民主集中制,往往都是需要经过民意测验。大家都来举手表决,占大多数的就是符合民意,将被肯定,反之,必将
     
    淘汰。这种做法似乎很好,可是我不由得要想,真理将何去何从呢?在民主集中制下,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真理岂不是必将被淘汰掉?也就是说,随着文
     
    明的进步,民主自由的发展,我们势必走上一条离真理越来越远的道路?这是不是在另一个方向说明了,过分的相信以致迷失自我,我们就变得迷信了呢
     
    ?虽然,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看见,也不愿意接受的悲剧!
      
      呵呵,这世界本来就充满了悲剧。

    上一篇:网络上的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很多 下一篇:因为任何事情都有一种或然率办法证实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zjblsz.cn/a/yewulingyu/2017/1014/8.html
版权所有2016-2017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备案号:苏ICP备14012861号-1 技术支持:苏州金贝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